南京|苏州|美丽徐州|扬州|无锡|连云港|镇江|常州|南通|泰州|盐城|淮安|宿迁
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文化杂谈  >> 查看详情

大唐风物+现代思维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为何火?

市场报网络版美丽中国融媒体 来源: 新华日报   作者:  日期:2019-07-11 11:57:41  点击:49149 
分享:

  

  叉手礼在传世名画《韩熙载夜宴图》中就有体现。

  

  每一集标题里的日晷,显示的都是当集剧情发生的时间。

  这是一个特别简单的虚构故事。1275年前,死囚张小敬临危受命,与少年名士李必携手在十二个时辰内拯救长安。和以往“漫长”的电视剧相比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时间跨度只有短短24小时。

  然而,折叠的十二个时辰却延展出一个盛世大唐。剧组用70多亩地搭建出一座 “长安”城,无论是长安坊式平面图,还是穿行其中的百姓服饰妆容,都还原度极高地展现了盛唐都市生活的种种细节。大唐风物+现代思维,让原本“静悄悄”开播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(以下简称《长安》)迅速成为社交平台热议的焦点。一秒都舍不得快进,0.5倍速、电影质感、唐朝纪录片、大数据技术……在优酷的独播平台,满屏的“自来水”发出这样的弹幕。截至目前,豆瓣网友给该剧打出8.6分,这也是今年以来国产剧集的最高评分。

  在“后宫频频领盒饭,前朝阴谋理不断”的古装剧乱象中,《长安》仿佛一股清流,让浮躁的人们静下心来重新审视:坐拥辉煌历史的我们,该怎样讲好中国故事?

  工匠精神

  “如果你看到,大街上全是那种临街开的店铺,那肯定是胡说八道。”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小说作者马伯庸曾经教给观众一个鉴别唐朝历史剧好坏的办法。

  实际上,唐朝实行“坊市制度”,主要表现为将住宅区(坊)和交易区(市)严格分开。唐朝市民住的“坊”,高墙围住,相当于一个个封闭式小区,所有的商业活动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在东西二市进行。

  马伯庸将《长安》的故事安置在上元节发生,也是细节考究的结果。因为中国古代历朝有“宵禁制”,普通老百姓夜间出门都算违法行为,只有在元宵节这样的特殊节日,才能破例,十二时辰的设定也才能成立。

  开播至今,《长安》最被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它对唐代人日常生活的高度还原。该剧2017年11月开机,耗时7个月拍摄。为了真实还原大唐的一天,剧组还耗资5000万建了座70亩的唐城,还原了马伯庸原著里规整的长安108坊。无论是插簪的细节、《韩熙载夜宴图》同款叉手礼,还是不叫“皇上”叫“圣人”的纠错、如出土舞俑“活了”的歌姬、唐朝的报时技术,都让人看到了电视剧的“良心”。就连剧中展现的一些“细枝末节”——胡饼、水盆羊肉、傩舞、胡旋舞等,也并不是闲笔,它们是唐朝热烈拥抱外来文化后沉淀在日常生活中的跨文化结晶,展现了唐朝的海纳百川和文化自信。

  “细节决定成败,《长安》肯定是近年来历史还原度最高的电视剧!”央视《百家讲坛》主讲嘉宾于赓哲接受记者采访时高度评价了《长安》剧组的创作态度。在他看来,和过往用塑料制作古代士兵铠甲、不管什么朝代的人都在用银子、服装根本没有朝代辨识度等一些粗制滥造的历史剧不同,《长安》在每一个环节的精益求精体现了一种工匠精神。就拿剧中称“基督教徒”为“波斯僧”这一个细节就可以证明《长安》的考据功力,唐玄宗在天宝四载下令将波斯寺改名为大秦寺,而《长安》设定时间为天宝三载(剧中年号为“天保”),称为“波斯僧”就非常贴切了。

  《长安》中的一些现代化手段让观众好奇,难道在唐代就有了类似于今天探头的监控系统“望楼”,以及用统计学方式迅速精准定位目标的“大案牍术”?

  对此,于赓哲表示,这样的情节设定其实是马伯庸在“抖机灵”,他更愿意把它们看作是这位鬼才的一种文学幽默。“唐代有没有望楼?有,但是望楼主要是军营里边的瞭望设施,而且也没有那么复杂的一套信号系统。至于大案牍术,说白了其实就是今天的大数据,马伯庸的作品总是给人一种看了之后会心一笑的感受。”

  平民视角

  《长安》为什么火了?在80后文字工作者董晚看来,始于“尊重”二字。

  “首先是尊重历史细节,终于让大家知道了原来唐朝的女生服装不是只会露胸,不是镜头里一到宣读圣旨,就是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。其次,是对观众智商的尊重。现在很多所谓的破案剧、悬疑剧, 有点像在戏耍观众的智商。明明早已真相大白,却故作悬疑,让人看了生厌。反而是《长安》,环环相扣,一幅画卷徐徐展开,让人看了欲罢不能。”

  “《长安》的火爆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也正凸显了当下国内影视剧制作,尤其是网剧制作的粗糙。”90后豆瓣影视专栏作者蔡然认为,正是国产剧的“剑走偏锋”,让第一集就写了32遍的《长安》的“初心”在当下显得尤为可贵。

  近年来,以获取爽快感为特征的“爽”文化在影视作品中流行。去年热播的《延禧攻略》,为了让平步青云的主线走得顺畅,在剧情上出现了诸多离奇的设定和逻辑的硬伤。今年,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《都挺好》热播,虽然让“作天作地”的父亲“苏大强”成了网红,但“极端”的表达方式仍然有待商榷。“为了造爆款,编剧们往往把N种不好的元素,集中到一个角色身上,刻意制造反转、意外和戏剧冲突,强刺激观众,完全不管它是不是变形到逻辑不通,背离生活。而有的剧虽然看上去观照现实,但生搬硬套P2P这样的社会热点,让观众反感。”

  《长安》的片尾字幕,数十位剧组司机、厨师的名单都在其中,这在以往的电视剧中几乎没有出现过。而这种对小人物的关怀也体现在剧作中。

  为了在地下城取得情报,以挽救长安百姓,张小敬迫不得已选择“出卖”他的线人小乙。尽管观众能够理解张小敬为了大局而做出的选择,但当他喊出小乙的名字,小乙毫不犹豫地应声时,还是觉得由衷地震撼与心疼。不论是死囚张小敬,还是寂寂无名的暗桩,为了长安百姓,为了长安城的安宁与稳固,他们都愿意付出一切。“哪怕是一个配角,一个再小的人物,都有自己的故事。他们活得热气腾腾,在挣扎中努力实现着卑微的梦想。”蔡然说,不刻意煽情,于无声处听惊雷,《长安》是影视剧初心的回归。

  “我所喜欢的英雄,是父亲带着女儿挤地铁,父亲为女儿撑伞,这种平民的、父爱的形象能打动我。当张小敬符合立体复杂的人的形象,我就对他感兴趣。”在《长安》中扮演男主角张小敬的雷佳音如是说。而对于长安城中形形色色人的塑造,也是该剧打动人的力量之一。

  “注重影视剧的当代表达,踏踏实实做好内容,这就是电视剧的初心。”江苏中天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宣传总监吴芳芳说。

  追剧式社交

  “禁庭春昼,莺羽披新绣。

  百草巧求花下斗,只赌珠玑满斗。

  日晚却理残妆,御前闲舞霓裳。

  谁道腰肢窈窕,折旋笑得君王。”

  李白的《清平乐禁庭春昼》被作为片尾曲出现,事实上,《长安》里的12首曲目,作词一栏写的都是这位“秀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”的唐朝大诗人。将诗仙的诗词重新编曲,无疑拉近了观众与唐朝背景的距离。

  “键盘打着不会写的汉字,嘴里说着网络缩写,抵不过从稚子时代‘曲项向天歌’开始的盛唐情结。”一位微博认证为读物博主的网友如是说。

  在互联网时代,判断一部电视剧成功与否,社交属性的考量也是要素之一。

  “这年头不追《长安》就没法社交了!”一位女研究生如是说。采访中,不少观众表示,尽管《长安》一开局的长安都城长镜头气势恢宏,人流熙攘真实生动,画面布局、人物服化都精致考究,但前几集故事性不强,不少人看得云里雾里,不知所云。一部分初看弃剧的观众,因为豆瓣高分,或是周围人对《长安》的讨论以及褒奖,就重新拾起,反而是在二刷中被剧中的历史气息和悬疑色彩吸引。

  随着《长安》热播,“十二时辰”叙事法也冲上热搜榜,成了人们在网络社区热议的话题。在网友的脑洞下,各地各行业的十二时辰都在赶来的路上。人们在想,如果把24小时叙事法搬到自己的城市、职业,画风会是什么样?

  热度不仅止于国内,7月1日起,《长安》陆续上线海外多地,除了日本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文莱、越南等亚洲国家,更会在Viki、Amazon和Youtube以“付费内容”形式在北美地区上线。《长安》的英文剧名叫“The Longest Day In CHANG’AN(长安最长的一天)”。这是出海国产剧首次进入包月付费区,透露出匠心精品的底气。

  《长安》的创作中,也十分注重剧情和观众的互动反馈,打破了剧、演员和观众的界限。每一集结尾,《长安》或用时辰的倒数渲染紧张气氛,或用反派的密谋埋下破局的伏笔,每一个观众都是“张小敬”。编剧带着观众一起解密,让观众不做旁观者,沉浸其中。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