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|苏州|美丽徐州|扬州|无锡|连云港|镇江|常州|南通|泰州|盐城|淮安|宿迁
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大千世界  >> 查看详情

宁芜铁路即将搬离南京主城 让老铁路融入新生活

来源: 中国江苏网   作者:梅剑飞 顾巍钟  日期:2020-05-08 09:19:22  点击:49115 
分享:

宁芜线外绕后,南京雨花台和中华门将连成一片 一段铁路,去留恩怨总关情

图为宁芜铁路、纬七路沿线 赵亚玲摄

   宁芜铁路外绕工程尚未动工,站场搬后利用已开始规划。记者昨日获悉,中华门地铁站点周边城市设计通过审批,待宁芜铁路外绕后,这一带将改造为雨花台站台公园,使雨花台和中华门连成一片。

   今年3月底,南京与中国铁路上海局签署宁芜铁路扩能改造框架协议后,研究单位已同步开展初步规划设计。宁芜铁路即将告别主城,南京人既很期待,又有些不舍,毕竟,这条铁路已穿行城南85年,凝结南京几代人的记忆。

   “铁路要搬走,城市要缝合,记忆要留下。”南京自然资源与规划局局长叶斌说,随着宁芜铁路外绕工程启动,其老城段轨道和站场复兴利用,已开始规划研究。

   今看铁路,几多阻隔几多扰

   5月5日傍晚,一阵汽笛声响彻天空,一列绿皮载货火车驶来,被铁路一分为二的长虹路两侧,车辆暂停,行人驻足。“哐当、哐当”火车慢慢开过,道路车流才恢复。

   宁芜铁路横穿南京城南,像长虹路这样的铁路平交道口,多达21处。从光华门、中华门到小行,宁芜铁路两侧均为居民密集区。铁路每天客货车日均流量90趟,白天列车相对集中,每趟列车通过,平交道口要中断3-10分钟,连续两趟列车通过,有时要中断15分钟以上,两边车辆排队积压。到了深夜,尖锐刺耳的鸣笛声穿透小半个南京城,影响周边居民睡眠。

   “你看,河西到雨花台地区的主干道,除了梦都大街、河西大街高架跨过来,其他都成了断头路;老城到宁南,江宁路、中华路、中山南路也被隔断。”市规划局市政处处长陈燕平说,因为宁芜铁路的横向阻隔,南京被迫在雨花台与中华门间建起纬七路高架,两边通过双桥门、赛虹桥立交解决长距离通行,两边匝道上行下走,外地司机经常被绕晕。

   宁芜铁路穿过南京城,从沧波门至古雄段共有居民小区24处、学校7处、医院1处。沿线地区被铁路“分隔”,交通被阻断,环境受污染,受影响居民超百万。

   “铁路影响片区发展,人们都知道有个‘铁北’,其实还有个‘宁南’。”南京雨花台区一位老领导说,由于铁路阻隔,与主城、河西的“血脉”被截断,铁路、高架两边往来不畅,空间破碎,地价不高,配套不足,是困扰这一地区发展的主要制约。

   回望来路,引以为豪大动脉

   如今,宁芜铁路给城市带来极大困扰,可是回看其85年运营史,有很长一段时间让南京人引以为豪。

   “宁芜线作为南京西向通道,对南京以及沿线多个区域发展贡献巨大。”中国铁路上海局南京货运中心副总陈玉卯说,宁芜铁路从开通之初就发挥着重要的经济和战略作用,将全国粮食输出大省安徽、江西等地农业产品输送到南京,又通过沪宁铁路运输到苏南各大城市。抗战爆发,宁芜铁路快速由民用转为军用,将兵源、军需运往前方,将机器物资撤向后方。

   新中国成立后,宁芜铁路长期是苏皖沿江地区运输动脉。在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中期,高峰时期每日近100对列车往返穿梭于南京、马鞍山、芜湖之间,南京和皖南经济带的联系,主要靠这条线路,后升级改造为时速120公里单线铁路运营至今,矿粉、煤炭、钢材等大宗物资常年在这条线上运输,对马钢、梅钢等企业发展尤其重要。客运方面,中华门站曾日发送旅客上万人,与沪宁铁路的南京西站、津浦线的浦口站,并列为南京三大车站。

   然而2010年后,随着南京周边高快速客运铁路逐步完善,尤其是高铁南站通车后,宁芜铁路逐渐被边缘化,目前每日客运列车仅9对,中华门站于2014年10月停办客运业务。但中华门、古雄两个货场以及18条铁路专用线,还在源源不断输送着煤炭、矿石、钢铁等物资,服务沿线企业和城市。

   从曾经的辉煌,到现今隐匿于闹市,宁芜铁路像一个老朋友,与老南京人生活交织着,没了激情、多了碰擦,少了新鲜、多了埋怨。许多老南京人回忆,宁芜铁路建成时,是一条市郊铁路,当时雨花台一带人烟稀少,而现在宁南、南部新城、河西等都已是城市板块,与铁路的冲突也就不可避免。

   缝合+复兴,让老铁路融入新生活

   规划图上,外绕后的宁芜线就像绷直的弓弦,把经行城区曲折的铁路线“拉回”京沪高铁通道上。“既有宁芜铁路沿线地块功能将得到优化,相关货场块状土地得到有效释放,原先的真空地带和治理难点,将成为推动片区发展的增长点。”省社科院研究员黎峰说。

   铁路外绕后,对城市干扰得以消解,原铁路通道成为串联各城市板块的宝贵空间。由于宁芜线是过去的城郊接合部,受城南冈山丘陵影响,路网条件差。因此南京创造性地利用旧铁路通道规划建设地铁8号线,地下穿行的轨道将成为衔接各板块发展的“动力链”。叶斌介绍,南京地铁8号线将与马鞍山1号线相连,成为宁马之间的城际线。

   铁路通道下穿地铁,路面空间将如何利用?“我们的考虑一是‘缝合’,二是‘复兴’。”南京自然资源与规划局详规处处长苏玲说,所谓“缝合”,就是被铁路线阻隔的断头路,都将利用铁路外迁重新打通,恢复地面路网,形成宁南与主城、河西之间的便捷交通;所谓“复兴”,指的是原先因铁路分割断裂的历史文化空间、城市节点,重新整合,恢复活力。

   苏玲介绍说,中华门-雨花台原是南唐宫城轴线,铁路外绕后,将结合中华门火车站、宁芜铁路货场打造雨花台站台公园,作为雨花台风景区的延伸,往北在长干桥两边架设两座桥梁跨过外秦淮河,恢复中华门的“礼仪轴线”。这样南京城南“开门见山”,老门东、内外秦淮河、大报恩寺、越城文化遗址、雨花台连成一片,有条件建设世界级的历史文化集聚区。

   除了重点片区,整个铁路沿线怎么利用,轨道拆不拆?“我们建议是能不拆尽量不拆。”陈燕平说,城市旧铁路复兴利用,国内外都有很好的案例。像纽约利用高架铁路建成“高线公园”,每年吸引游客500万人,沿线吸引投资超过20亿美元,纽约时装周也在这里举办。巴黎利用废旧铁路建成“绿荫步道”,是游客“非去不可的巴黎景点之一”。

   “没有了纷扰,没有了污染,老铁路就是城市的‘老物件’,恩恩怨怨都是一段情,轻易不要扔掉。”陈燕平说,宁芜铁路不少段落林木幽深,地铁8号线建成后人流量高,利用旧铁路建成绿地公园、活动空间、“爱情隧道”,补充商业和公共配套,大有潜力可挖。

    记者 梅剑飞 顾巍钟

最新文章